当前位置: 首页>>提案议案>>常委会建议案>> 阅读正文
市政协常委会关于继续深化锦江水库水资源保护的建议案
【 字体:      】
 【 发布日期: 2012年10月18日 】
 【 关 闭 

市政协一直坚持对锦江水库水资源保护跟踪关注。特别是2010年以常委会名义提出《关于保护锦江水库水资源建议案》,得到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市党政主要领导进行现场督办,市政府召开常务会议专题研究,并出台恩府办[2010]144号文件,明确保护工作的领导责任、工作要求和任务分工,促使水资源保护工作真正落到实处。

按照市委主要领导的要求,市政协今年继续跟踪了解锦江水库水资源保护工作落实情况,并将其列入常委会工作要点。近段时间,市政协组成调研小组再一次到锦江库区调研,欣喜获悉保护工作取得了明显成效。经省水环境监测中心对29个监测项目两个年度数据对比,全年水质评价如下:2008 -2009年度,项目达标和水质类别为Ⅰ类水的占93.1%,水质类别为Ⅱ类水的占6.9%。七个监测站点总N或总P均在个别月份出现Ⅲ类的情况。2011-2012年度,项目达标和水质类别为Ⅰ类的占96.4%,水质类别为Ⅱ类的占3.6%。七个监测站点总N或总P出现Ⅲ类的情况极少。以上情况证明,近年水资源保护取得一定效果,水质正在向好的方向转化。然而,从可持续角度考虑,影响水质的因素依然存在,必须引起足够重视,继续深化保护工作。

1、陶瓷泥开采和乱堆放直接影响水质。位于那吉黄角林场的飞鹅山,在山的西北面有一个陶瓷泥矿场,2000年经职能部门审批,限制开采点为1个,年开采量为1万吨,但经过近年滥采,开采点从当初1个增加到3个,开发面积从不足2平方公里,已扩大到现在近4平方公里,开采量远超出审批范围。在飞鹅山西边不远处建有一座佛仔迳水库,主要功能是发电和那吉那西片区农田灌溉,水库排水流经那吉河往合山河再出海,该水库为了扩大集雨面积,从建库时就专门从飞鹅山挖了引水渠,目前陶瓷泥场也利用该渠将产生的浊水排进水库,若一旦遇上大雨,引水渠设计流量有限,大量洪水夹杂泥沙就越渠反方向流进锦江水库支流,造成锦江库区水体长时间混浊,长期会加大库区淤塞,减少库容。位于大田至河排林场公路(原公路管养站附近)两旁,原生长着天然植被,到处绿树林荫,但去年以来就有矿场利用路边空地,扩建起两个面积有数亩的陶瓷泥中转站,堆放着大量陶瓷泥。由于该堆场离市自来水吸水点(水尖陂)不足300米,一旦遇上下雨天,污水直接流入吸水点,严重影响市民饮水安全。因此,我们建议如下:第一,给予一定的缓冲期限,叫停飞鹅山西北面陶瓷泥矿场,并严格把好审批关,禁止在锦江水库集雨区新开发泥矿场。第二,职能部门加强巡查管理,做足保护措施,做到严防死守,确保浊水不流入锦江水库。第三,立即责令陶瓷泥堆场撤离水尖陂吸水点以外,并且做好复绿工作。

2、盛林生态旅游区卫生管理需加强。盛林生态旅游区位于大田镇岑洞村,盛林漂流(沙江)是锦江水库第二大支流,虽然离锦江水库有6公里之远,但旅游开发对水资源的影响还有一定隐患。据了解,该旅游区去年游客超10万人, 5月至10月为旅游旺季,期间每月都在2万人,若单纯漂流可能对锦江水库水质影响不大,但伴随而来的是旅客在旅游过程中一切活动(包括吃饭、洗涤、排泄等),制造了大量的生活垃圾和污水。一方面是盛林旅游区虽建有不少垃圾池,但游客有随地扔垃圾现象,尤其是塑胶袋无序丢放,影响周围环境。另一方面是旅游区目前建有三级污水处理池进行粪便、污水处理,并能按要求把粪水用作绿化肥料,但最后一级污水处理池建设标准偏低,配套设施简陋,处理污水容量不足,有时有溢出现象。因此,我们建议如下:第一,加建清晰的垃圾丢放指导牌,并指定专人经常性收集垃圾,统一地点存放,统一集中处理。第二,根据污水最大排放量,合理扩建水处理构筑物,特别是扩建最后一级处理池,并完善处理设施配套,坚持派人清理,用作环保绿化肥料。

3、吸水点演变成游泳场。经广东省核定,恩城中心城区吸水点位于河排林场场部下游水域(水尖陂),早些年每天有10来人从恩城开车到此游泳,政府有关部门通过整治,当时取得了一定效果,但是由于整治没有常态化,去年以来又出现死灰复燃,而且泳客蜂拥而至,除了恩城泳客外,大田圩本地泳客也不少,特别是今年7月以来,每天在此游泳人数上百人,最多的时侯路边停靠数百米私家车。由于泳客多使用洗涤剂,严重影响市民饮用安全。因此,我们建议如下:第一,加大宣传力度,让市民知道此处是吸水点,明白在此游泳相当于在自家水缸洗澡。第二,沿路加建警示牌,特别要将警示牌前移,在大田圩镇进入河排公路第一座桥梁处建大型警示牌。第三,在夏天季节主要时段每天派人巡查,加大执罚力度,加大媒体曝光力度,使泳客知耻而退。

4、农村生产生活污染源此消彼长。2010年,市有关职能部门加强对库区内农村污染源进行整治,使不少村庄改变了”脏乱差”现象,农民增强环保意识,科学使用化肥农药,有序处置生活垃圾,同时还取缔了炉塘一养牛场,减少了农村污染物的排放。但是,这次经过调查,我们发现两个新问题:其一,在位于水尖吸水点附近的大良坑村和水尖村,村中无生活垃圾池,村民直接把垃圾倒在吸水点的桥头,威胁饮水安全;其二,在大田果场对面200米处(大良坑村后面)新建一养猪场,占地数十亩,生猪存栏200多头,猪屎猪尿直接排进水尖陂吸水点,严重污染水质。因此,我们建议如下:第一,政府对照有关农村政策,选准农村建设改造项目,帮扶大良坑村、水尖村完善公厕、垃圾处理池等设施。第二,政府用长期租赁农田方式,将大良坑村前几块耕地进行标准农田建设,并改造为人工湿地,种植长期水生作物,分级净化农户排放的生活污水。第三,坚决取缔大田果场对面的无证养猪场,并杜绝库区范围新上养殖场。

5、商品林砍伐开挖山路屡见不鲜。锦江水库集雨区商品林面积约10万亩,主管部门每年安排砍伐一定数量商品林面积,但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承包者仍在砍伐林木时采用大型机械开挖山路运输,树砍到哪里路就开到哪里。市政府2010年144号文《关于保护锦江水库水资源的建议案》工作责任分工表第5点已明确规定:对炼山、开挖运输山路要坚决禁止。去年下半年到现在,区内开挖的山路就达到几十公里,当雨季来临时,开挖山路的淤泥全部冲刷到库底,导致库底水质长时间混浊,对居民饮用水质量影响非常大,这说明了有关责任单位工作措施落实还未够到位。2010年,江门林业局、财政局(江林[2010]91号文件)已批准将锦江水库临水面第一重山9726亩商品林调整为生态公益林方案,并且近年开始实施调整,没有新种商品林,但这在整个集雨区近10万亩商品林中仅占十分之一。因此,我们建议如下:1、不要局限调整第一重山商品林,而要继续争取上级支持,利用五年至十年时间,逐步将集雨区所有商品林调整为生态公益林。2、由政府出资补助,逐步收回锦江水库集雨区私人承包经营的商品林,由林业部门重新做好林业规划。3、现有商品林砍伐后,严格禁止重新种植速生桉,并对已砍伐的桉木树头采取措施不让其萌发新芽。4、严格砍伐山林作业审批手续,把禁止在库区集雨面积内采用机械开挖运输路作为发放林木砍伐证的前置条件,并严肃查处违规挖路行为。

6、开垦耕地的农业污染直接威胁库区水安全。2009年,我市在七星坑上冲工区(锦江水库限定水位边缘)开垦补充耕地1000多亩,目前有承包者在此种植短期经济作物,大量喷洒农药和施用化肥,有害物质随水流入库区,直排污染水体,严重威胁饮水安全。因此,我们建议如下:1、将已开垦的补充耕地划归七星坑原始森林保护区管理。2、禁止在开垦区从事耕作、施肥、喷药等一切农业生产活动。3、对开垦区重新进行植树规划,争取上级项目资金支持,落实退耕还林措施,限期做好垦区复绿工作。

7、库区有益生物经常遭受人为因素破坏。近年来,锦江水库集雨区生物种类大大减少,对库区生物多样性和水源涵养产生不利影响,主要原因是:一方面,锦江水库附近有居民以营利为目的,在库区上游各支流经常电炸鱼,捕捉和电死了大量鱼类(包括蛙蛙鱼),破坏了水生态环境;另一方面,市内个别老板借助山区边远、交通不便,在深山承包山地办苗木场作掩护,雇请钩机进库区深山盗挖名树杂木,非法变卖赚取利润,使山上大树日逐减少。因此,我们建议如下:1、在进山要道安装警示牌,加强山林保护宣传,让进山者明白电鱼和盗挖公益林木的后果。2、加强山林巡查监管,对电炸鱼和盗挖公益林木的行为加大依法查处力度。

8、锦江水库水资源长期保护意识仍需加强。政府2010年出台了144号文后,相关责任单位都结合各自分工,积极落实相关工作,并取得了预期的效果,但个别单位只把其作为阶段性的整治行动,而没有坚持长期化、常态化,导致有些污染水资源的活动死灰复燃,得不到有效杀绝,如开挖山路、吸水点游泳等。为此,我们建议:继续抓好督促落实,严格执行好恩府办[2010]144号文件各项保护措施。

相关链接